返回首页联系我们


您当前的位置:兑换货币 > 人民币和美元

人民币和美元

孙明春:人民币有可能成为美元的首位挑战

时间:2019-10-29 16:23:31

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(CF40)主办“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”今日在伊春举行,本次论坛聚焦“金融开放与金融科技”。CF40成员、博海资本投资总监兼首席经济学家孙明春发表演讲。 他解释到,过去这些年,中国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硕果累累,现在是5千亿美元,已经超过SDR。SDR已经做了50年了,人民银行做了十年,这个量就超过了SDR提供的流动性,由此可见人民币国际化我们已经取得很大的进步。从前景上来看,前景更大,我们的外贸,整个外贸占全世界的比例占到12%左右。我们清算占2%,储备占2%,所以我们经济再这么继续发展,科技再这么发展,我相信全世界对人民币的接受程度会越来越大,包括咱们自己对人民币的信心也会越来越大。这种情况下,人民币动摇美元成为国际货币、支柱货币,确实有可能成为美元的首位挑战。 大家看一下我的题目就知道,我这是命题作文。但是鉴于今天大家都在讨论中美贸易战、金融战之类的,我把幻灯片的内容稍微调一调口径,也来谈一谈这些事。 美国指控中国为“汇率操纵国”,大家感到很气愤。我待会给大家看一些图表和数据,大家看完之后可能会理解一下美方的焦虑和无奈处境。如果大家了解一下美方,也许大家对美国不是那么气愤,也许会感到同情。因为美国的情况确实也不是那么好。怎么讲呢?我们看到美国过去这一段时间,特朗普上台以后,不只在跟中国人打贸易战,跟很多地方都在打。而且美国也不只是在贸易领域出现纠纷,它退了很多群,不只在经济领域退群,包括上个礼拜退出美俄导弹条约。我想主要讲什么呢?实际上美国发展到今天,特朗普要让美国再次伟大,说明啥?说明美国现在不伟大,美国需要再次伟大。 我们仔细看看美国情况,会发现它的情况其实也不妙。我们在座都是中国专家,我们一直担心中国各种各样的风险、挑战之类的,但是美国方面一样有各种各样的风险和挑战。如果没有这些风险和挑战,我相信它也不会那么着急地跳出来跟全世界的各个国家打。 首先,图表列了很多新的全球政治经济条件,这都是表象的东西,背后其实有很多比较大的主题,比如说全球的贫富差距问题。这些不是一个国家的问题,是逆全球化的问题。美国对待对全世界很多国家,包括对待崛起的中国,不能叫“围追堵截”。美国确实是军事、科技、经济强国,但是它也有它的很多弱点。 中美关系是这段时间影响全世界最大的一个主题,这是英国《经济学家》杂志在5月份特朗普升级贸易战之后出的一期封面,说贸易战是一个新冷战。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新的冷战,我希望不是,我希望各方能够全力以赴避免一场新冷战,这是我想先说的一个观点。 中美贸易战的表象肯定是中美贸易余额,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这么大,这个逆差不仅是大,而且确确实实越来越大,这是一个表象。由图可知,美国经常账户在过去36年里面都是逆差,而且这些年的逆差也是居高不下,4千亿美元左右。相比之下,中国、德国、日本这些年全都是顺差。我们知道“特里芬难题”——美元作为全球体系的支柱货币必须输出美元,但是我觉得量宽以后,国际社会也不见得需要美元输出,还是有它自身的问题。这是一个大家都知道的困扰美国的一个问题,上世纪80年代曾经困扰过美国,但那个时候美国觉得不值得担心,现在它才是真正地担忧。 另外一个就是财政赤字。美国经济那么好的情况下,财政赤字是GDP的106%,现在是22万亿美元。美国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例在2001年的时候是53%,在去年的时候是106%,整整翻了一倍。根据美国预算办公室的预测,到2049年,这个数会到144%。这是美国的双赤字。美国双赤字大家也听过很多年,担忧也很多年,过去这几年美国经济实在太好,大家都没有特别担忧,但是我还记得很清楚,我在1999年和206年期间住在美国,2006年的时候,美国的经常账户逆差是多大?8千亿美元,财政赤字那时候跟现在比是小巫见大巫了,大家当时也很担心。除此之外,美国22万亿赤字中,6.5万亿是外债,中国和日本各拿一万多亿。其实还有隐形债务,美国社保这一块是一个巨大的窟窿。我记得2005、2006年的时候看美国报纸,美国未来养老医疗有巨额的窟窿,我们今天也担心中国,十多年前美国就在担心,这个担心贸易要落实。美国社保基金理事会今年上半年初做的报告,说今年是社保基金持平的最后一年,明年开始,也就是2020年开始,美国的社保基金就入不敷出,到2035年,美国社保基金的储备金就全部用光。从2035年开始,如果财政部支持,这是隐性债务,如果不管,退休人员收入怎么办?如果管就是隐性政府债务,缺口有多大?今后75年总量的折现值是14万亿美元,不折现的话数量还要大,22万亿是美国国债。 如果我们把国家的名字掩掉,如果我们不说这是美国,那么经常账户逆差是这么一个情况、财务是这么一个情况,按照发展中国家做的好多模型预测,把美国这个数据输进去,一个新型国家或发展中国家肯定会发生汇率危机、货币危机。为什么美国现在没事呢?无非就是因为它是霸主。国际金融体系、货币体系别无选择,清算货币它是最大的,占40%,欧元占到35%,这是包括欧元区内部的贸易量。还有美元是国际储备货币,你即便觉得它有问题,也没有更好的替代。 唯一有可能替代美元的就是欧元,无论从储备还是从清算,欧元都是仅次于美国。前段时间伊朗出事情,美国要禁运,欧洲还不同意,英德法要另做清算系统,但是能不能行?不知道。行不行的关键就看欧元有没有前途,本来觉得欧元很有前途,在08、09年之前,其实欧元是很有潜力的,为什么后来出事?后来汇率贬值,占国际储备的地位也下来了,无非是因为后边出了欧债危机。欧债危机动摇了大家对欧元的信心,2011年、2012年,大家都担心欧盟要解体的。欧盟到现在没解体,但是英国退欧了,马上要解决这个问题。英国退欧这个事,也是走回头路,有什么意义,我们不知道。 另外一件事也值得我们关注,就是我给大家贴的钞票,这是国债,意大利政府发的国债。但是大家仔细想想这个东西是什么东西?这是意大利中央银行没办法发货币,意大利政府变了一个样子发这个东西。这跟当年林肯政府发绿钞票是一样的。这也许反映了在欧元区自身机制内部存在缺陷的情况下,它的成员国不得已而自己选择的道路。这个道路要是走下去,被越来越多成员国采纳,代表欧元将来会发生什么?不知道。我并没有对欧元做预测,我只是说在这种情况下,显然大家对欧元替代美元的未来肯定是有疑问的。 回到金本位肯定是不行,我想大家都懂这一点。黄金作为避险资产可以,但是作为货币有很多的缺陷。SDR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想法,咱们周小川行长在09年的时候写过一篇文章影响很大,那篇文章里他也讲了SDR面临的一些问题,包括量不够,周行长写完那篇文章以后又分配了一次,到现在也只有2千多亿的SDR,折中美元不到3千亿美元。这个量太小了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猜肯定是有阻力,如果让我猜阻力来自于哪里?我猜来自于美国。IMF提出了最好的一个可以解决美元特里芬难题的办法,但是美国不愿意用。 市场也有选择,市场选择比特币,用脚投票。比特币波动太大,大家觉得是资产也不是货币。又出现了一个libra,大家有各种各样的解读,在libra初期对弱币是不好的,对美元是好的,但是要小心的是什么?libra一旦拥有生命力,最后就飞起来了,那个时候长远来讲,对美元也是一个威胁。我个人认为,这种情况不在前期,前期对美元是有帮助的。 这一些说来说去,市场上找了这么多选择,到现在也找不出对美元真正有挑战的选择。什么东西对美元可能有挑战?人民币。因为简单保守估算十年左右,中国的GDP总量就赶超美国,中国跟美国就一般大了。另外,今天上午看肖钢前主席说了一句,关于咱们中国在人工智能方面的一个规划,到2030年,我们人工智能就要赶上先进国家,在全世界是最发达的了,也就是十年。如果纯粹是经济大国,可能这个货币地位还没那么强,如果真的像规划的那样,2030年我们成为科技大国了,那可能市场对人民币的信心就不一样了,人民币作为可替代的货币,或者说可以对美元构成挑战能力的一个货币,我觉得它的可能性是在加大。倒不是说十年之内人民币就可以替代美元,我绝对不敢说这种话。我们前面看到数据,清算、结算里面人民币就占2%,但是这是一个缓慢演进的过程,市场前期就像股票市场,运转到一定程度会有一个突变,突变理论也有这些东西。演化到一定程度,这个市场从一个均衡到另外一个均衡的变迁是跳跃性的,不见得是连续。 实际上过去这些年,我们在人民币国际化方面硕果累累,现在是5千亿美元,已经超过SDR。SDR已经做了50年了,人民银行做了十年,这个量就超过了SDR提供的流动性,由此可见人民币国际化我们已经取得很大的进步。从前景上来看,前景更大,我们的外贸,整个外贸占全世界的比例占到12%左右。我们清算占2%,储备占2%,所以我们经济再这么继续发展,科技再这么发展,我相信全世界对人民币的接受程度会越来越大,包括咱们自己对人民币的信心也会越来越大。这种情况下,人民币动摇美元成为国际货币、支柱货币,确实有可能成为美元的首位挑战。 时间站在中国这边,从美国的角度去想,它的意义是什么。出现今天这个情况,也不奇怪。中美贸易战也好,金融战也好,就像前面几位讲的,要守住底线,咱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,把自己的事做好。针锋相对,咱们跟他们打,但是我的观点要斗而不破,一定要斗而不破。即便是我们占了上风,我们也还是要有一点共赢的思路。因为美国是个军事大国,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要考虑的。即便我们强了,还是要想办法,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角度,从共赢的角度,大家一起往前走。换句话说,咱们不能让,咱们该怎么发展怎么发展,但是要手下留情,斗而不破。具体来讲,金融对外开放怎么开放,继续坚定不移人民币国际化,这是大势所趋,也是应对新冷战的举措,人民币国际化我们就不受制于它,不怕它跟我们打了。 另外,加快资本市场对外开放,本身就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人民币国际化官方宣传要低调一点,以前叫人民币跨境支付,尽可能减少给美国造成威胁感,但是美国人也很聪明。 另外,关于未来人民币成为国际化的货币,我想是不是能够研究,如何能够在将来实现多支柱的国际货币体系,继续美元的国际支柱货币地位,尽可能延长它在全球的这种地位。我刚才提到双赤字、隐性债务负担等等,如果债务有了冲击,美国经济会变得很坏,美国消费者的福利会很坏。你看看英镑,原来一英镑抵2.6美元,现在是1.1块美元,你这么设想一下,会发现如果美元有比较大的汇率波动,对美国造成冲击有多大。我觉得我们要考虑到美国的实力,尤其是军事方面的实力和它这些年的霸主地位,所以还是尽可能的买时间,尽可能的大家一起共存。就像习主席讲的,要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,防止对美国经济、对全球经济以及世界安定和平的冲击。



免责声明:文章《孙明春:人民币有可能成为美元的首位挑战》来至网络,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,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,若有侵权,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!



网站首页 |  公司简介 |  评论分析 |  外汇资讯 |  汇款业务 |  香港开户 |  联系我们
诚通找换-线下实体店
地址(ADDRESS):香港九龙观塘开源道63号福昌大厦地下A8舖
keywords:
[sitemap]  [网站地图]
咨询